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枣庄周边竟然有这么多百年小站

2019年04月08日 栏目:美食

枣庄周边,居然有这么多百年小站上世纪30年代枣庄地区铁路图枣庄是一个与铁路很有渊源的城市,津浦铁路横贯南北,临枣铁路、枣台铁路、台赵

枣庄周边,居然有这么多百年小站

上世纪30年代枣庄地区铁路图

枣庄是一个与铁路很有渊源的城市,津浦铁路横贯南北,临枣铁路、枣台铁路、台赵铁路相互连接构成临赵支线,1923年5月产生的临城(今薛城)大劫案时称民国案,世界知道临城这个名字也许从此开始。

车站是时代的注脚,总是醒目地标注在城市中央。上世纪初兴修的车站,多是当时当地精良优美的建筑。一个世纪过去了,原本只是普通铁路用房的车站,随着时间的推移,变身为活化石而成为重要文物。

1938年台儿庄大捷后,李宗仁在台儿庄留下过一张十分珍贵的照片,是他在台儿庄火车站站牌下的留影。台儿庄原有两条铁路,一条是1912年枣庄中兴煤炭公司修建的台枣铁路,经枣庄与临枣铁路连接后通向津浦铁路;一条是小陇海,1935年修建的伸向陇海铁路的台赵(赵墩)铁路。台枣线上的车站为北站,小陇海线上的车站为南站。北站在台儿庄战役中被炸毁,南站也毁于1945年的战火。现存的台儿庄火车站是1995年在北站旧址重建的,站房被作为李宗仁史料馆。

台儿庄北站

枣庄在唐时构成村落,因多枣树而得名,国人了解枣庄的并不多,而真正让人们记住枣庄的是刘知侠的小说《铁道游击队》。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一部小说,一部电影,一首歌曲,使铁道游击队家喻户晓,使临城车站、沙沟车站、塘湖车站、韩庄车站这些名不见经传的三等、4等小站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临城火车站

临城是津浦铁路和临枣支线的交会处,无论是发生在1923年的临城劫车案还是铁道游击队的抗战故事,都让它充满传奇。如今,老火车站的附属建筑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当年的老站房还在。车站虽然几经改建,后起之秀愈发雄浑气派,但临城老站的那份情素却难以割舍。来到这里,别走的太远你能看到20世纪20年代建的货栈还在,典型的欧式建筑,高高大大,像欧洲人的身材。虽是库房,却也是黄色饰面,以整块蘑菇石作墙基,墙体变化处饰以纵横交错的隅石,产生强烈的稳定感。1941年日军侵占薛城时修建的300吨水塔还在,只是当年产生在这里的铁道游击队夜袭临城、击毙岗村、移栽阎团的故事渐行渐远。

沙沟火车战是一个4等小站,建于1910年,如今也即将退出历史的舞台。沙沟古为凤城,后因一条古沙河自东向西穿过而得名。建站早期,只有6间站房,100平方米多一点,旅客站台两座。运营后又建了200米长的1座货运站台,主要运送河沙,站名沙沟的沟字用繁体书写。童年时笔者常常到这里顽耍,遗憾的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撤除了。沙沟站一直默默无闻,而真正叫响是在刘知侠的《铁道游击队》小说里,第二十二章《站长与布车》为了解决山区部队过冬的棉衣,铁道游击队的目光就聚焦在了沙沟车站。

津浦铁路自薛城到微山境内一直向东南转弯,在转过一个大弯后有一个4等小站,地名是一个找不到来源的名字塘湖,这就是我的家乡,中学上学的学校就是塘湖一中,现在已改成韩庄二中。我一直追寻车站名字的由来,此处村落没有叫塘湖的,其它也没有与塘湖牵扯。有一说是:小站前不远处有一条小河,每到汛期泥沙俱下,混浊就如黄河,老百姓名曰淌泥湖。就由于这个小站,上世纪70年代初,从韩庄北部分出近二十个村落成立了塘湖公社,后又改成塘湖乡。21世纪初,撤乡并镇,分出来的又并回去了。而随着火车的提速,塘湖车站被取消了,房屋也被拆了,再也找不到一点车站的痕迹。

火车继续南行15公里就到了韩庄,这里是津浦铁路南北的接点。1908年,清政府与华德银行代表柯士达、美德合资的华中公司兰德正式签订天津浦口修筑铁路借款合同,借款500万英镑。英德两国协定津浦铁路分南北两但他同时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段分别修建,分界点就是韩庄运河桥,韩庄以北至天津段由德国工程师德浦弥尔主持设计施工,全长626.1公里,大小车站量身打造,各具特色,无一雷同;韩庄以南至浦口由英国工程师德纪负责设计施工,全长383.4千米,站房为定型设计,按车站等级共分四种,简单明快,但比较呆板。

1911年10月11日,南北两段在韩庄运河南岸接轨。12月,津浦铁路以黄河大桥为界,南北段分别通车运营。北段的韩庄站建于1911年,旅客站台两座,站房13间,建筑面积183.3平方米。这座站房也是北段一座建筑群,独具匠心的小院落和货房,虽饱受烽火烧炙至今完好无损,使人称奇,战争验证了建筑的坚固。

寻访这些火车老站,不但见证了铁路技术的发展,还重温了那壮阔波涛的历史。火车老站,不仅是旅人的驿站,更是一个城市的精神家园。

婴儿消化不良
小儿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小孩消化不良吃什么药